您的位置  首页 >> 教师园地 >> 园丁心语 >> 正文
呼兰河畔的一曲悲歌
[来源:本站 | 作者:作者:郭媚 | 日期:2017年9月6日 | 浏览583 次] 字体:[ ]

呼兰河畔的一曲悲歌

                                  ——浅析《小团圆媳妇之死》的悲剧色彩

《呼兰河传》是萧红的巅峰之作,它是一部自传性、回忆性的小说,作者用了大量笔墨在描写故乡的风土人情,展现了呼兰河人最真实的生存状态。小说在五、六、七章分别写了三个悲苦的人:小团圆媳妇、有二伯和冯歪嘴子。小团圆媳妇的故事被放在首位,这足以见得它在作者心目中的地位。茅盾曾这样评价《呼兰河传》:“一篇叙事诗,一幅多彩的风土画,一串凄婉的歌谣”,小团圆媳妇的故事就是其中的一曲悲歌。

一、女性的悲剧命运

自从人类社会由母系进入父系以来,女性就不再是一个独立的存在,她们往往要依附男性而生活,成为社会的附属品。20世纪初,文坛上涌现出了一批女作家,她们以特有的细腻的笔触在关照着女性的世界。冰心先生笔下的女性多是冰清玉洁的,她们是美与爱的化身;丁玲将眼光聚焦于时代新女性的身上,她们具有强烈的叛逆心理,追求个性的解放;而萧红她最关心的则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普通女性,正如她笔下的小团圆媳妇,文中对她的描写笔墨不多,也不细致,只说她“黑乎乎的,笑呵呵的”,给她一片碗碟,她说这碗碟很好看,她还拿在眼前照一照,她说这玻璃球也很好玩,用手指甲弹着,她说等一会就要洗澡了,就像说着别人的一样。十二岁的她长得有十五六岁那么高,即使在前面的章节中也仅交代了她与其他姑娘的不同在于“普通姑娘的辫子都是到腰间那么长,而她的已经快到膝间了”。看似模糊的描写,可她的形象在我眼前却特别清晰。这在农村不就是一个随处可见的小女孩吗?她健康、活泼、单纯,有着所有孩子都有的爱玩的天性。这样茁壮的生命,多么美好!她本来应该像一个普通的孩子一样享受着阳光、自然,享受着父母的呵护和陪伴,可是由于她的性别原罪,不幸成了一个童养媳。走进老胡家,她开始了团圆媳妇的人生,也就此开始了噩梦般恐怖的人生。无辜的生命受到了最为残忍的对待,美好最终被彻底毁灭,这是女性的悲剧,也是时代的悲剧!

正如萧红所言“女性的天空是低的”,在千百年来男权社会的统治下,女性的命运只能是悲剧。用整个生命去追求爱情的林黛玉,最终却在镜花水月的爱情幻想里含恨而去;一直服侍他人,从没伤害过任何人的鸣凤,最终难逃沉身湖底的的命运;安分守己,干起活来比男人还勤快的祥林嫂,最终在鲁镇人欢天喜地的祝福中悲惨地死去;还有刘兰芝、瑞珏……这些血淋淋的例子就摆在我们面前,她们和小团圆媳妇有着相同的命运,这每一部作品无不浸透了中国女子的血泪,善被恶虐杀,美被丑毁灭。悲哉!痛哉!

二、悲剧的制造者们

是谁杀死了小团圆媳妇,是谁制造了这场悲剧?究其凶手,我首先要指控她的婆婆。小团圆媳妇天性活泼,这在我们今天看起来是多么好的性格,愚昧的婆婆却非要把她规矩成一个“好人”,一个低眉顺眼、俯首帖耳的符合大家要求的媳妇,于是她打了她一个多月,让小团圆媳妇的身体和精神都受到重创,最后把她打出了“毛病”。为了给小团圆媳妇治病,她又是求偏方,又是抽帖,又是请大神,又是烧替身,前前后后一共花了五千多吊钱,花得是倾家荡产。这一切看起来好像都是好心好意,都是天经地义,都是诚心诚意,实际上却是愚昧至极,残忍至极!

其实,在作品中小团圆媳妇婆婆的形象并不是单独存在的,而是以群体的形象存在于社会现实中。比如周三奶奶、杨老太太、东家的婶子、西家的大娘……她们不满意小团圆媳妇的“大方”,她们说小团圆媳妇早就该打,她们一齐撕掉了小团圆媳妇身上的衣服,搅起热水来往她的头上浇……她们以救人为目的,组成了一个无意识的杀人团,将小团圆媳妇推向深渊。她们自认为是善良的,是热情的,实际上却是愚昧而不觉醒,犯罪而不自知。

群众,尤其是中国的,永远是戏剧的看客。牺牲上场,如果显得慷慨,他们就看了悲壮剧;如果显得觳觫,他们就看了滑稽剧。萧红的笔下也有一群看客。看客们本身不参与谋杀,但事不关己就袖手旁观就是在纵容杀害;如果说这股群体力量强大到能够主宰他人生命的时候,就是一种罪恶。“于是人心大为振奋,困的也不困了,要回家睡觉的也精神了……看吧,洗一次澡就昏过去了,洗两次澡又该怎么样呢?洗上三次,那可就不堪设想了。”“果然的,小团圆媳妇一被抬到大缸里去,被热水一烫,就又大声地怪叫起来,一边叫着一边还伸出手来把着缸沿想要跳出来。这时候,浇水的浇水,按头的按头,总算让大家压服又把她昏倒在缸底里了。”我仿佛看到一群麻木的中国人在这人间最粗鄙、最残忍的虐杀面前露出了痛苦、心疼、不忍的表情,可是他们的心里又有哪一个不是在通过玩赏弱者的痛苦而获得猎奇的快感呢?  

三、探寻悲剧的根源

这样一群病态的人是生活在一个怎样的病态的社会呢?在这个故事中,虽然我们看不到封建主义的剥削和压迫,也看不到帝国主义的践踏和侵略,但是我们的心里却有一种愤懑,一种压抑。这是因为作者萧红她以“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的态度,将小城人们深受封建传统思想毒害的血淋淋的现实展现在了我们的面前,刻画了故乡土地上麻木的国民的灵魂。

下层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北方的一个并不繁华的小城,不可能有先进的文化和开明的思想。

当时的社会封建陋习盛行。小团圆媳妇也就是童养媳,一个小女孩,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早早地就给订下了亲事,早早地就被接到夫家。因为年龄小,没力气干活,吃白饭,再加上“不懂规矩”,所以她们经常会遭到婆婆的打骂,成为婆婆的出气筒。正如“祥林嫂”一直受夫权思想的束缚一样,“小团圆媳妇”就是一个被落后的婚姻制度残害的典型。这也就是为什么作者一直称呼她“小团圆媳妇”而不交代她姓名的原因。其实,萧红自身也是这种落后婚姻制度的受害者,因为不满意于家人包办的婚姻,离家出走,开始了颠沛而又苦难的人生。

当时的社会受封建礼教的束缚。妇女和儿童的地位十分低下,婆婆管教媳妇天经地义,更何况是地位更低的小团圆媳妇呢?小团圆媳妇应该是一副低眉顺眼、诚惶诚恐的样子,可是这个小女孩没有这种枷锁的束缚,她活泼好动,管教她也就理所当然了。人们不会去同情她,反而会对因为她生了病,强忍着不能打她的婆婆产生了同情。

当时的社会受迷信思想毒害至深。生病了,不去请医生,而是跳大神、烧替身。所以花在小团圆媳妇身上的五千多吊钱不仅不可能救她,反而会将她置于死地。

当时的社会是一个视生命如草芥的社会。有二伯说:“人死还不如一只鸡……一伸腿就算完事……”波澜不惊,毫无希望的生活让他们不会去珍惜生命,孩子生下来了就任其自然地长大,长大了就长大,长不大就算了。这种对生命的漠视态度,让他们自然也不会去关心小团圆媳妇的生与死,于是看完这次惊心动魄的洗澡之后,全呼兰河的人都安心地睡着了。

当时的社会女性被异化成男权文化的维护者。萧红以敏感的灵魂和细腻的女性视角关注着女性的生与死,同时她也深刻地意识到,女性的悲剧不仅仅是男权文化统治的结果,更是女性对自己被奴役状态的历史性认同所决定的,她们自觉地用这种男权的枷锁束缚着自己,也束缚着其他的女性。对待同性别的人,她们没有同情,反而成了刽子手。小团圆媳妇的婆婆就是这样一个典型。

小团圆媳妇的悲剧只是当时社会上的一个缩影,在这样的社会中,悲剧会以不同的形式在不同的土地上不断地演绎着……

四、结语

人若不能欣赏悲剧的美,便无法在精神上站立起来。悲剧事件本身也许并没有多么深远的含义,但是如果造成悲剧的根源是由于人们的愚昧、麻木,并且以生命的牺牲作为代价时它就会有着震撼人心的力量。作者萧红也是一个悲苦的女性。在她陷入没有光明,没有温暖的境地之后,她没有咀嚼于个人的小小悲欢,而是开始回忆故乡和童年,用深藏同情又略带嘲谑的笔调写下了《呼兰河传》,写下了这个让她惦念了一生的小团圆媳妇的故事,以此关注女性,也关注生命。这,就是文学的力量!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
更多..·相关评论
    ·暂无相关评论
用户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验证码: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